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分享到嘀咕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推特 打印

[长篇连载] PM进阶篇---138、出卖(2016-01-20)

152、连锁(2016-02-27)

(当一条生命逝去时,与其连锁的生命又会如何?)

“妈妈呀──求求你不要死!不要死呀拉斯!”

看着眼前身首异处的母亲脑袋,年幼的拉鲁拉丝当场发疯似的放声又哭又叫了起来,其惨状令我心痛;相较之下,后方较年长的拉鲁拉丝也是同样看着,但却仅只是紧闭上嘴默默无声地流着泪水……大概它早就已经知道母亲可能会选择这样做了吧?其哀状令我心酸。

“咦……!咦……!咦……!”

见着眼前的惨状收服家当场被吓傻,露出一副似乎愚蠢的她从来都没想到过:会发生这种事情的样子。只见惊吓到极点的她干瞪着眼、亦同样望着此刻在PM球外面沙奈朵母亲那颗毫无血色的头──牙齿打颤到似乎除了只懂得发出一种声音以外,便什么声音都不懂得去发了……

“我靠!竟然还真的自杀了?还真是有够麻烦的,这样子主人之后不是得要退一半订金了吗鲁加?”

相较于它主人,黑鲁加倒显得比较淡定,它一副冷血的帮着它主人利益打算道。

“这怎……怎么会这样呀铃……!”

“给我──滚开呀沙朵!”

至于叶啸则同它愚蠢的前主人一样:被当场给吓到目瞪口呆,仿佛已经忘记此刻的自己──现在正在对于另一只沙奈朵父亲施展捆绑绝招而中断不再施力。不过也庆幸叶啸它终于中断、不再施加力道死缠,这才让沙奈朵父亲它终于能够用力挣开了叶啸紧包住它脑袋的尾巴──然而却也马上令它瞬间悲剧的目睹到了:跟它孩子们所同样目睹到的事情……!神情紧绷的它立刻激动抓狂起来奔上前去跪下──然后将自己另一半的脑袋给紧紧抱在怀中,紧接着便听到它仰天发出了一声震响洞穴与我心神的哀号哭吼之声:

“对不起──没能够让你成功逃掉──对不起呀沙朵!”

“呜,爸爸……妈妈它……它刚刚……”

本来正痛哭着的年幼拉鲁拉丝,此刻被它父亲更大声的仰天哀号所打断,它啜泣望视它父亲却不知其所以然的喃喃想要去倾述:它父亲在刚才被叶啸的尾巴给死缠住,所因此而没有看到的残酷事情──然而哀痛欲绝的沙奈朵父亲在望着眼前所目睹到的这般惨状、在回忆起刚刚所听闻到的这些凄惨声音以后,又岂会不能够推测出刚刚所发生的残酷事情呢?忽然之间,只见目光心如死灰的沙奈朵父亲它别过头去……痴痴看向了自己年幼的孩子,然后也温和的对它说出了──临终前的道别话语:

“对不起呢孩子。爸爸自私、要先走一步去陪你们妈妈了……记得你们答应过妈妈的事情:要好好活下去,千万不可以那么早的:就过来这里呀沙朵……”

“给我等等……这只沙奈朵求求你先冷……冷静点啊……!拜托不要──不要再干这种傻事了啊!还不快再对它用石化功啊──风铃蹦跳!”

“喔,前主人我──我知道了铃!呜──哇!”

被吓傻了的笨蛋收服家这时才回过神来,即便她立即发现到此刻沙奈朵父亲它的情绪和生存意志──都已经无法乘载得了失去另外一半的痛苦;即便她也立刻激动的制止并指挥叶啸施展石化功企图补救:想再一次控制住沙奈朵父亲的行动从而阻止它自杀,却也都是已经迟上一步──始终还是被沙奈朵父亲它终究的给抢先一步:施展出了闪光绝招!

“不要呀──住手!”

“碰!”

在充满明亮的记忆场景中,传来了收服家凄厉的高声喊叫和踢射击球的声音……或许能够推测出:在最终的紧要关头上,收服家仍然是努力企图想要再用PM球──去阻止沙奈朵父亲它自杀的吧?

“啪嚓!”

在充满明亮的记忆场景中,传来了与刚刚沙奈朵母亲扭断自己脑袋时同样惊悚的声音……或许能够悲痛的推测出──沙奈朵父亲的头此刻也已经是断飞开来了吧?

“碰!”

在充满明亮的记忆场景中,传来了与刚刚PM球碰撞沙奈朵母亲无头躯体时同样的碰撞声音……或许能够遗憾的推测出:沙奈朵父亲的无头躯体此刻也已经让PM球给碰撞到了吧?

“嗖──叮……叮……叮……砰。”

当PM球收服成功的声音传出以后,充满光亮的记忆场景终于是结束了。只见两颗沾染一层血水的PM球和两颗不时喷溅出血水的沙奈朵们脑袋掉落在了地上摇动着……或许能够痛心的推测出:其中那颗喷溅出较多血水的头──大概也就是沙奈朵父亲它的吧?尽管此刻颤栗和恶心的痛苦感觉,已经透过这样子的记忆在我脑海之中塞满……

“哇……!啊……!呀……!爸……爸爸……!”

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却又目睹着这个现实──年幼拉鲁拉斯此时喃喃断续的惊叫着,在它那对不断冒水的眼神中:呈现出一种像是已经死掉一般的空洞与绝望;年长拉鲁拉斯则是在看了一眼后,便马上用力紧紧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然后它便快速的用前肢抹去了已经流下来的泪水……紧接着它便即刻再度眨开了眼睛并低声嘶哑叫道:

“呜──咿……啊呀……!”

或许是在看过了双亡父母那两颗只剩下脑袋的遗体后,年长拉鲁拉斯已经有所自觉到接下来的自己应该要履行对双亲的承诺吧?眼睛瞪得老大、满面颤抖的它,接下来便用力咬牙强忍让自己眼眶中的泪水不再流出,此外更将一对前肢相互紧抓、紧压住自己正颤动起伏的胸口之上──可怜而可悲的它,看起来似乎此刻是正在拚命的:去想要让自己激动失控的身心冷静下来吧?尽管似乎要做到这样子的境界似乎很是困难,困难到让它也一时间像是进入到一个忘我挣扎的辛苦状态中,无法再对外界的事物做出任何回应……

“我去!竟然两只都自杀了?还真是有够麻烦的,这样子主人和我岂不是都做白工了吗鲁加?”

黑鲁加依然是一副淡定的模样、依然是一副冷血毫无怜悯的只懂得为自己和主人抱不平道。

“碰。”

这时忽然轻轻的一个撞击声响传来──那是收服家瘫软双膝跪到地上的声音……看到了眼前这幅光景的她呆愣着、双目无神的望着自己亲手所打造的悲惨地狱,仿佛她此刻懊悔与内疚的情感,已经是将她的灵魂给抽走了一般:跪到地上后的她了无声息、不再发出半点声音了……

然而,或许她还是又再一次的:干了一件愚蠢的事情吧?她从刚刚始终是一只手:安然稳定的抱搂在怀中、那只刚才遭受到沙奈朵它们给误伤重创,因而陷入半昏迷状态的风铃铃呤咯,被她这么样的给忽然一跪──竟给好死不死的当场被震醒了过来!只见呤咯它那一双本来还微微张开的眼睛……在悄悄向前一瞥过后──便立即惊怒交加的瞬间睁开、同时更是忽然变大了起来!

“主人你……你都干了些什么了呀?你这个骗子──到底对我朋友们:都干了些什么事情了呀铃!”

突然之间,呤咯它似乎是抓狂了──愤怒、难过与哀痛的激动情绪,此刻似乎在同一时间都于它脑海中炸裂了开来,这让它那副本来还稍微从痛苦昏迷之中、转成得到治疗略而显平和舒适的表情:再次突然之间又变得整个都狰狞狂乱了起来,它一边高声吼叫着、一边死命挣扎从它主人的怀中给硬是挣脱了开来!

(因为是连锁的生命,所以依然也同样会逝去的吧。)

TOP

153、看着(2016-03-02)

(无法再看着,看着恩人再受到伤害。)

“这个……我……风铃铃……对不起……”


“啪!”

即便收服家赶紧低头道歉并伸手想要去抚摸安抚刚刚才挣脱开来的呤咯,然而在看到眼前的这副凄惨景况以后,此刻被气疯了的呤咯却也已经再也无法接受……只见它一点都不领情的,反用自己尾巴──狠狠当面给收服家她脸上甩上一记大大的耳光!紧接着激愤不已的呤咯它一边高速飘开远离收服家一段距离,另一边则是伸出前肢指着收服家鼻子毫不客气的怒骂道──

“别碰我──你这个骗子!你不是已经答应过我……过我──不会伤害我朋友们的吗!但是现在你竟、竟然把它们全部都给杀死了呀铃!你这个大骗子!我居然还会相信你这个大骗子!我真是个笨蛋──”

“XXX!你这只破铃当竟然敢对主人做出这种事情──老子我发誓:绝对不会放过你这只破铃当的鲁加!”

惊见到自己主人竟被呤咯它给当面甩上了一记耳光,这让那一只本来还始终一副事不关己的淡定黑鲁加──当场也马上起肖愤怒抓狂了起来!

“啊哈哈──现在是想要把已经没用的我也都给杀掉吗?那么你这只走狗就快点动手吧铃!”

眼神充塞着绝望的可怜呤咯,感觉它真好像发疯了似得──立即改朝向黑鲁加哭吼叫着……其凄惨程度似乎也并不下于那一对刚死了它们父母的拉鲁拉斯姊弟们……!

“欠操的破铃──真以为老子现在不敢干你吗鲁加?”

“快住手──鲁加蹦跳……不管风铃铃它接着要做什么事情,你也都不准阻止。”

我想也许要不是收服家因为对自己所造成的惨剧感到歉疚,而赶紧下令让已经对呤咯摆出准备出招攻击架式的黑鲁加住手,恐怕呤咯在这个时候便又将要马上再吃上一记:黑鲁加它的咬碎绝招了吧?然而即便是主人已经下达了指令、已经表示了态度,但黑鲁加却依然一副愤恨不平的样子……它继续令人发指的忠心帮它主人说话道:

“妈蛋──不过就是死了两只PM吗?再说在这个世界上,是有哪处地方是不会死PM的啊?明明在每天的电视里面都有的啊,主人你又何必自责呀鲁加?”

幸好它主人看黑鲁加的表现,也只是知道黑鲁加在替自己抱委屈而已……并不知道黑鲁加它到底是在说些什么屁话,否则按照它主人个性听到自己PM竟然能说出这种:完全没有伦常下限的宽慰言词──铁定是会更难过的吧?

“给我住口呀!你这一只混蛋走狗──就算主人你可怜我不反抗,我也还是要为我朋友们报仇的呀!”

“呤咯你冷……冷静点啊。刚刚我们呢对你朋友们施行的‘邀请’,可都是完全符合规则的啊──至于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那都是因为你的那些朋友们搞不清楚状况,把被邀请成功给错误荒谬的认知成为是要让它们受尽折磨和报复,所以这才会因此而过于恐惧、才会因此而做出此等严重破坏和人类之间和谐关系的自决反动……”

眼见到呤咯对自己的前主人继续边吼边朝她高举前肢:似乎还真是准备要发招打它前主人的模样……!叶啸于是不得不赶紧再度祭出废言废语来替它前主人跟呤咯辩解道,当然它这种无耻把所有责任通通推到死去沙奈朵们身上的话语,当然也还是如往常一样:半点用都没有──

“闭嘴呀!”

“碰!”

“呜……!”

只见呤咯的神通力绝招由上而下狠狠直击到它的主人肩膀上,它的主人立即吃痛哀叫了一声──黑鲁加见着这状况但却又碍于刚刚主人的指令,因此也只能够咬牙强忍着它此刻想要朝呤咯扑上去做报复性攻击的强烈冲动……!至于叶啸见着则不得不赶紧改口:收回了它刚刚似乎就要一发不可收拾的冗长废话,接着便见叶啸显露出一副慌张失态的搞笑样子,赶忙再度去对呤咯替它的前主人直白辩解叫道:

“快住手呀──呤咯!你的那些朋友们真的是自杀的呀铃!”

“没关系的风铃蹦跳。的确是因为我没有及早发现到风铃铃它朋友们的异常,因此才会即便是在眼前面、是面对着面却也都来不及阻止……只能够眼睁睁看着它们做出这种放弃自己生命的事情──所以不管现在风铃铃它要怎么样对我发泄它的愤怒:那也是没有关系的。”

“但、但是……!”

听着收服家她充塞着懊悔与难过的歉疚话语,叶啸一时间──似乎也不知道该再怎么样帮它前主人向呤咯辩解了;至于呤咯则见着、听着收服家的歉疚话语和态度似乎也已经理解到:自己的朋友们其实是被逼迫自杀,而并不是直接被收服家给杀害的事实……不过就算事实是这个样子吧,感觉却也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同吧?因此即便理解到事实是如此也一样的:呤咯它似乎依然显得一副无法接受的模样──接着继续对着收服家哭吼叫道:

“呜呀──不要以为你这样说、这样说……我就会原谅你迫死我朋友们的事情呀铃!”

“碰!碰!碰……碰!”

只见哭吼完后的呤咯,立刻再次对收服家狠狠连发神通力绝招起来!即便它也应该是知道的吧:没有任何时间间隔去集中精神连发的神通力绝招,每一招的威力也只会是越来越弱……但它也还是这么样做了。

此时跪在地上的收服家则没有抵挡也没有再哀叫,她只是低头咬牙强忍着这些打在她身上、肩上和头上的神通力绝招……或许现在的她也唯有这么样做了:才能够舒缓掉一些她内心里害死两只PM的歉疚与懊悔吧?因此即便此刻的她,只需要再对叶啸和黑鲁加下达一个指令、或者是做出一个用PM球回收的动作──就便能够让呤咯它立刻停止与闭嘴,但她却依然没有这样子做……!

至于黑鲁加此刻则是双目怒瞪得老大、眼中似乎还冒出了一丝丝泛红的血丝,大概若不是碍于其主人的指令,我想它可能现在真的会马上扑上去──将呤咯它给当场撕咬成肉碎的吧?而在一旁的叶啸同样也是越看越发慌,似乎它也正拚命的想方设法要去阻止呤咯正对前主人所做的伤害,可惜却是又不愿意违背违抗前主人的想法……因此也才会显得这般干瞪眼着急,但却是又无解无奈的无助模样吧?

“呀啊铃!”

“碰──磅!”

很快的──大概是不到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吧?呤咯狠狠连发的神通力绝招:竟然似乎已经是用到尽而无法再发……!但已经大耗体力的呤咯它,却是依然似乎无法完全发泄掉:那个目睹朋友们自杀惨死在眼前的愤怒,只见它立即边吼边改施展出舍身攻击绝招来──直直朝向已经被它刚刚神通力绝招给打到几乎已遍体鳞伤、轰到几乎已瘀青处处的收服家身躯猛撞过去!

“哇啊!”

只见呤咯这招舍身攻击绝招其力道之强──竟然让本来还跪在地上的收服家当场被它给撞翻开九十度角、同时趴倒在地上发出受创的哀叫之声……!虽然她确实是害死了两只PM,但是被痛揍成这副惨痛的模样──或许也已经是足够了吧?

“够了吧!呤咯──我不会让你再伤害我的前主人了铃!”

仿佛终究还是看不下去了──忽然间只见本来还一副发慌无解、牙齿打颤的叶啸在狠狠紧咬了一下牙以后,接着便闯了出来拦在了呤咯和它前主人之间瞪着呤咯它制止叫道。

“呜……!没……没关系的……风铃蹦跳你不需要……”

“少啰嗦──你已经不是我主人了啊!因此就算是要违背你的想法──我也不能够再眼睁睁的看着……看着曾经让废物一般的我变强的你──看着曾经在众多训练师鄙视目光下、唯一愿意正视并训练我的你──看着曾经让每一天都只能够过着被同类欺负、注定永远都将会过着生不如死日子的我能够脱离重生的你──再受到任何伤害了啊铃!”

叶啸侧身瞥了它伤痕累累趴在地上的前主人一眼后──却依旧还是坚定拒绝的连番叫道……!尽管是如此当面的拒绝与违抗了它前主人的想法和指令,但是它对于它前主人的爱护在此时此刻却又是这么样矛盾而感人……

“风……风铃蹦跳……”

收服家看到叶啸竟然这么样为了维护自己不受到伤害,因而抗拒了自己所下达的指令和想法──尽管神色或许是无奈,但或许同样也是感动的吧?

(无法再看着,即便违背了想法与指令。)

TOP

154、凌落(2016-03-04)

(傲雪凌霜终为友,奈友依落黄泉下。)

尽管是受到了面前叶啸对于收服家强烈牵绊与维护的情感而感到了动摇与犹豫,然而朋友们惨死在眼前的愤恨却似乎依旧无法化解……只见呤咯依旧紧咬着牙并再次对叶啸吼道──

“滚开……!叶啸你给我滚开!”

面对着满载着愤恨的呤咯,或许此刻的叶啸似乎也已经决定好要豁出去了吧?它显露出一付无惧无畏的神色,同时间张开前肢呈现大字型的模样……继续坚决的挡在呤咯前方、继续激动的坦白自己先前的作为──接连地朝向呤咯它喊话道:

“不要!呤咯,其实你朋友们会自杀──全都是我害的呀!其实是我听到护林员他说想要减轻登录新移居到管制区内同类PM们的工作量想法,为了想要帮助他、因此当时我才会自作主张硬是要给你挂上这一颗:内含有人类微型PM图鉴侦测装置的红色哨子呀!其实是我受到因此而发现你朋友们行踪的护林员所托付,因此我才会找了你的那另外一半进行调查和劝诱它出卖你朋友的呀!其实是我听从你那另外一半的建议和安排,因此才下决定说跟它分别去找你父母进行强迫说服和我前主人到来抓捕收服你的呀──所以如果你要发泄折磨殴打、甚至是要杀了我来为你朋友们报仇的话也没关系!但是我不准你……你再去伤害我所爱的前主人了呀铃!”

……能够理解叶啸它似乎也正在拚命,拚命的似乎想要将呤咯对它前主人的愤恨──给全部吸收到自己身上似的。即便它很清楚这样子做的后果:或许可能会是被呤咯转移仇恨焦点给痛打致死,但也许它对于那位收服家的爱,也已经让它完全不在乎这些了……然而它意外所坦白出来的事情,却使得呤咯登时感到一阵惊愕──

“什么……!叶啸你……你是在说什么啊!那么为什么──为什么那时候你要瞒着我这种事情呀铃!”

“这个我……因为呤咯你以前不是很讨厌总是去干扰你欺负我的护林员吗?我那时候没有提起这件事情也只不过是──只不过是不想要在那时候令你觉得:又要去帮护林员做事情而感到反感呀!而且……而且护林员时不时就会给我们这些在管制区内生活的PM们:一些能够帮助、令他在管制区内工作会更有效率的各种人类物品这种事情──你以前在管制区内不是也都有听到过了吗?不过现在,如果你要因此而认为全都是我害的──那也就都没有关系了!只要你不要再去伤害我前主人──那也就都没有关系了铃!”

原来如此……或许一切悲剧的开端也都是因为呤咯它没有察觉到:它现在所挂在尾巴上的那颗红色哨子内──竟会暗藏了能够帮助护林员可以远程登录、记录下新移居到管制区内PM们资料的微型PM图鉴侦测装置吧?然而没有察觉到的可悲呤咯,依约去找了它那些沙奈朵朋友们进行最后说明时被护林员给发现,也因此才会让护林员指示叶啸进行调查并最终让呤咯的另一半给出卖……

不过还真没想到原来呤咯它父母竟然不是理所当然的叶啸,反而是出卖它朋友的另外一半所找过来充当作为关卡的吗?回想当时,呤咯的那个另外一半竟然能够演得这么样子激动投入,完全想不到那时候的它──便已经预先设置好这么多道的后手了呀?看来呤咯的那个另外一半尽管战斗并不怎么样强,但是心计则倒是有够厉害的呀……!居然能够出主意让叶啸施行这么样一连串的布置,只为了要让呤咯它屈服、然后按照它所想要让呤咯它去做的事情去做。

“这么说……如果我……我当时能够有回忆起这一点而警觉,不要带着这个哨子去找它们的话──那么它们现在也就不会……!难道是我……都是因为我……”

见着呤咯听完叶啸的来龙去脉以后──似乎显露出了自责的样子,黑鲁加一看到机会则也是趁机立刻进行加码──出言便把所有发生悲剧的责任都朝着呤咯的身上推了过去:

“XXX的!看来这份害我和主人做白工的差事:原来都是你这一只白痴、带着微型PM图鉴侦测装置──去找你这些朋友们的破风铃所搞出来的垃圾事情吗鲁加?”

尽管推测它或许也是想要保护收服家不再受到呤咯的伤害吧?但是故意在此时出言扭曲造成悲剧责任的分配,企图让自责的呤咯更为感到自责的卑劣手段:依然实在是有够厚颜无耻呀!

“闭嘴!你这只主人走狗给我闭嘴呀铃!”

“嘿,但我主人可没下指令让我闭嘴呀。再说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本来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类和PM们曾经想到或怀疑到你的那些朋友们:竟然会逃跑到这个人类管制区内偷住过冬的吧?本来它们的确是可以安安稳稳的、想要在这里偷住多久都没有关系的,难道不是因为老爱疑神疑鬼的你多事,竟然白痴带着微型PM图鉴侦测装置去找它们──这才会因此而害死它们的吗鲁加?”

“闭嘴!我不知道──都是因为叶啸它没有告诉我才会──”

“反正老子我知道你就是这种货色啦鲁加!利用我主人的同情,然后把害死你朋友的责任都推到她身上以后再去伤害她;接着现在则再利用你同类那个后悔对你言行曾有过的顾虑,然后再次把害死你朋友的责任都推到它身上打算也要接着去伤害它──反正你就是这种明明只是只PM的杂碎,但却又自以为自己是正义使者,什么责任、什么错都没有的杂碎货色啦!如果不是你以前那种对待护林员的恶劣态度,你的同类又怎么会顾虑不对你说出这种事情呢?如果不是你健忘忘记了你以前曾经听到过的事情,又怎么会无知白痴的带着你这个微型PM图鉴侦测装置去找你的朋友们呢?”

“闭嘴呀──我──我──”

黑鲁加继续加强力道──咄咄逼人地把所有发生悲剧的责任狂推给呤咯,尽管听起来一时间还真是毫无破、感觉它所说的都是事实似的……但是扭曲却依然还是扭曲的吧?然而自责中的呤咯却似乎没有察觉到黑鲁加的扭曲,它激动显露出想再反驳什么但却又反驳不出来的模样……可怜的呤咯,感觉它身心又好像快要崩溃失控了;叶啸见着自己同类被逼成这副快要失控的样子,再加上刚刚已经有沙奈朵它们的前车之鉴,因此似乎也开始感到了有些担心:只听它赶紧再度出言制止自己前同队伙伴继续说下去──

“不要再说了啦鲁加蹦跳,只要能够让呤咯它不再去伤害前主人她就好了铃……”

“妈妈的,风铃蹦跳──你现在该不会是又在学我主人的模样:来在你的同类面前装屄了吧鲁加?怎么突然之间竟又替你这一只同类杂碎维护起来了?你还记得吗?那时候主人帮你做训练的时候,你不管是面对我或是什么样种类的PM对手都不怕,唯有碰到跟你同类PM的PM对手时,立马就吓得扑回我主人怀中让她抱抱──尤其是在第一次时候的你,竟然直到晚上都还放不开主人,抱着她睡、然后却又做恶梦的哭叫将她给吵醒……!”

黑鲁加继续冷酷的说道,竟然连想要缓颊制止的叶啸也不放过──当场随口便把以前叶啸被欺负到头的凄惨模样给毫无遮拦抖落了出来,当然这亦当场就迫使让叶啸它也不得不尴尬、不得不恼羞成怒的当场驳斥叫道:

“喔……!这个……这个我不记得了──鲁加蹦跳你现在干嘛还又提出这种事情呀铃!”

“我就是要让现在装屄的你能记起来啊!还记得那时候的你:是被你现在所维护的这只同类杂碎给伤害到有多么样凄惨啊?就算你再怎么样学主人去装屄来维护它,都不能够改变你的这一只同类杂碎根本就只会给你和主人带来痛苦与伤害、给它那些所谓朋友们带来不幸与死亡的现实──不过X的!现在老子也只有一句话要对你的那只同类杂碎说:你它X的这一只厚颜无耻、只懂得利用和伤害同类跟人类的杂碎PM活着真是有害──怎么不赶快去死一死算了鲁加!”

比起叶啸平常言词的可笑虚伪,黑鲁加卯起来时的言词──则是完全不假辞设的恶毒与直接,半点也不把对方的心情给放在眼内,竟当场便将叶啸给迫得哑口无言……至于呤咯则再度被它这一番恶毒的话给刺激到失控狂吼叫道:

“住口──我要让你们这些家伙们统统都消失掉啊铃!”

“冷静点呀呤咯,我的前伙伴它并不是有意……呜哇铃!”

尽管叶啸似乎是想要再度帮呤咯舒缓此刻它自责到极点的情绪,但可惜的是似乎依然还是迟上了一步,再度失控的呤咯忽然间对它施展出意念头槌绝招将它给撞飞惨叫了起来──紧接着,呤咯它便带着满眼眶那自责与悲愤的泪水,并再度对着趴在地上的收服家继续施展出了舍身攻击绝招!

“呜……!”

看到呤咯那么样悲痛的模样以后,尽管知道若挨上此招将会像刚刚一样很痛,但是依然充塞着懊悔与难过心情的收服家,此刻却依然忍住了:没打算去用指令或PM球来阻止呤咯……她只是咬牙、紧闭上眼睛、紧绷住身体准备再次承受──这一次呤咯的失控悲愤!

“住手呀──如果呤咯你想要用伤害来泄愤的话那就伤害我吧!求求你不要再伤害我的前主人了呀铃!”

被撞飞开来的叶啸,此刻见着呤咯竟然继续对着它的前主人发招,登时也慌乱难过失态的哭叫了起来──

“哼,就算我们都消失了,但是杂碎却依然还只是只杂碎呀鲁加。”

冷血残酷的黑鲁加见着则似乎没受到影响,它继续毫不在乎说着能够杀伤呤咯内心的话语……或许此刻除了黑鲁加以外,也并没有其它的PM们或是收服家能够预先知道的吧?此时自责与悲愤的呤咯,其实真正想伤害的──竟然会是自己吧?只见呤咯的确是撞上了,只不过它撞上了的并不是趴在地上的收服家身躯,而是收服家身躯旁边那一根屹立在洞穴中的尖锐岩柱!

“噗!”

只见尖锐的岩柱当场──就将撞上来了的呤咯脑袋身躯给刺穿了过去!接着便见到呤咯因为害死朋友的悲愤与自责泪水,就这样混合着它身体被刺穿的血水:静静地蜿蜒顺着岩柱上的纹路流泻了下来……看到它这一双被刺穿身躯的岩柱给撑爆、撕裂开来的眼睛,此刻正溢满着懊悔与绝望的泪水,让我的心头又再一次感受到了一阵痛楚……

(凌霄而落祭故友,血泪恨溅魂归天。)

TOP